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I翼生活 >小孩子为什幺会「偷盗」?从「小恶」到「大恶」,距离到底有多远 >

小孩子为什幺会「偷盗」?从「小恶」到「大恶」,距离到底有多远

栏目:I翼生活 | 来源:http://www.sb650.com | 时间:2020-07-04

小孩子为什幺会「偷盗」?从「小恶」到「大恶」,距离到底有多远

偷盗的魅力

应该有很多人都还记得自己小的时候,明明知道偷盗是不对的,但是从心里感受到它的魅力,忍不住就犯了偷盗的行为。与其为这样的行为烙上「恶」的印记,说不定将它分类为「小孩子的恶作剧」比较好。我小的时候,一方面也是因为在乡下长大,就曾经犯过这样的「偷盗」。到别人的田里,随意地摘食柿子之类的农作物。当然,被抓到的时候总是会挨一顿骂,自己也知道这样做不对。但是,这样做有一种冒险的快感,有它的魅力。

不知道为什幺,小孩子的心里就是会有一种感觉,认为偷吃田里的作物和偷拿商店里的商品是不一样的。或许是因为,在小孩子的心里──虽然没有清楚的自觉──隐隐地感觉到「大地的恩赐」的共有性吧!除了少数比较特别的人以外,通常大人就算生气,也不至于把偷吃农作物的小孩当作「恶人」来看待。像这样在自然的怀抱里──在自然的守护下──经历恶的体验,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然而,即使同样是孩子们的偷盗行为,有一些情况的规模、尺度是不同的;这样的行为将会走进「恶」的世界。

先前我们曾经引述了《德米安》这本书的开头,现在让我们继续看下去。《德米安》的主人翁,十岁的少年辛克莱,虽然来自幸福的上流家庭,心却在不知不觉中受到「另一个世界」的吸引,逐渐靠了过去。也因为这样,他和几个住在附近的、调皮捣蛋的孩子玩在一起。这时候,比他们更高一级的「坏蛋」,法兰兹.克罗默出现了。为了引起克罗默的注意,辛克莱开始编造一个他和同伴在夜里到「转角的磨坊旁的庭园」偷苹果的故事。

说着说着,少年完全沉浸在故事的情节里,杜撰了一个完全虚构的偷盗故事。「故事讲完的时候,我期待他们或多或少的喝彩。我如此着迷,沉醉在编造故事的乐趣中」。但是,克罗默保持冷静。他要辛克莱「向天地神明发誓」这个故事是真的。在那之后,事情变得很糟糕。克罗默要辛克莱带两马克的封口费来,否则就要举发他偷窃的事。辛克莱带给他一些自己的东西──錶、指南针等等─哀求克罗默饶了他,但克罗默不为所动。对辛克莱来说,两马克是一笔大钱。他一点一点存在扑满里的钱,总数也只有六十五芬尼(一百芬尼等于一马克)。

辛克莱很懊悔。「为什幺我要跟他们出去?为什幺我要对克罗默言听计从,比听父亲的话还乖顺?为什幺我会捏造那幺一个偷窃的故事?为什幺我要吹嘘自己犯过罪,就像夸耀英雄事蹟一样?现在恶魔抓住我的手不放,敌人就跟随在我的后面。 」

正如他所想的那样,克罗默逮到了辛克莱,不肯放手。他抓到猎物的痛处,一点一点地玩弄。结果,辛克莱为了讨克罗默欢喜,拿走女僕忘了的零钱献给他。杜撰的偷盗故事,演变成实际的盗窃。不只是偷东西。克罗默差遣辛克莱到处跑腿,或者要他「单脚跳十分钟,把纸屑黏在路人的外套上」。那就像现在日本常见的「霸凌」。

当然,辛克莱的家人注意到他的异常。事实上,他的身体状态也出了问题,还会呕吐。日本的霸凌案例中,也经常发生这样的情况。家人带他去给医生诊察,医生要他「早上起来,用冰冷的溼毛巾摩擦身体」。这样的做法当然不能解决任何事。「当时我的样子,就像发了疯一样。在家里井然有序的祥和当中,我彷彿幽灵,什幺小事都能吓到我,活在自己的烦恼里,毫不关心其他人的生活,没有一刻忘记自己。有时候生气的父亲质问我,我只是冷漠地默然以对。」

辛克莱在祥和温暖的家庭中备受宠爱,为什幺会得意忘形地编造「偷盗的故事」?而且,还演变成真正的偷盗行为。

辛克莱向克罗默说了杜撰的偷盗故事,被他紧紧抓住把柄的时候,曾经想要对父亲坦白一切,接受父亲的惩罚,期待因此得到拯救。但是,某种不明的力量阻止了他。见到父亲的时候,父亲指责辛克莱把鞋子弄溼了。听到父亲的训斥,少年的心中逐渐起了变化。这里让我们引用赫塞自己的文章:

某种奇妙的、崭新的情感,在心中闪耀。一种叛逆的、恶质的、辛辣的情感。那就是,我感觉自己比父亲优越。有那幺一瞬间,我对于父亲的无知,感到某种鄙夷。父亲关于溼鞋子的叱责,对我来说,显得琐碎无聊,不值一哂。

辛克莱的这种情感,其实是一件好事。在外头发生的事情,父亲不会知道。不知道「这幺重要的事情」,却计较一双溼鞋子,说些无关紧要的话──这是他鄙视父亲的理由。会发生这样的状况有一个前提,就是一直到那时候为止,父亲在少年心里的形象是「全知全能的父」。少年在他过去的生活里,完全顺从这样的父亲。这样的「好家庭」有多幺「甘美」,赫塞描写得非常仔细精确。但是,少年没办法停留在这样的世界里。内在的自立的冲动,将他逼入料想不到的、恶的道路。

这件事是「父亲的尊严首次出现的裂缝,是承载我幼年生活的支柱上首次出现的缺口。不论是谁,这根支柱一定会在他能够成为他自己之前崩坏倒塌。我们命运内在的重要线索,就由这种种无人知晓的经验,编织而成。」

一个人为了成为他自己,必须破坏过去支撑他的支柱。然而,这是危险至极的事。不要说是支柱,他本身都可能遭到破坏,或者对家人、他人造成深深的伤害。辛克莱少年也暴露在这样的危险下,幸好他在历尽辛苦之后能够站起来,长大成人。详细的故事我们让《德米安》这本书自己为读者们铺陈,在这里,让我们更进一步来思考偷盗的意义。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