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专注民生 >旧城换新颜‧作物拓商机‧新邦令金围篱新村蜕变成农镇 >

旧城换新颜‧作物拓商机‧新邦令金围篱新村蜕变成农镇

栏目:专注民生 | 来源:http://www.sb650.com | 时间:2020-07-14
旧城换新颜‧作物拓商机‧新邦令金围篱新村蜕变成农镇位于柔佛居銮南端的新邦令金(Simpang Rengam),曾经有如早已没落的现代美国西部“牛仔城”般死气沉沉,且基建设施非常贫乏。在过去紧急法令时期,这里不仅是马共与英殖民政府武装抗争的根据地之一,五六十年代更是左翼政党劳工党执掌的其中一个地方议会。光阴如白驹过隙,当年风起云涌的政治革命社会运动,走过半世纪岁月后早已面目全非,今日的新邦令金已从围篱新村蜕变成繁盛市镇。现在的居民多从事建筑和农耕业,其中拥有50多年历史的陆洲园,更已变身为当地规模宏大的黄梨园。此外,当地也到处可见油棕园、橡胶园、玉蜀黍田及蔬果园等,是当地一个农业发展蓬勃的农镇。新邦令金距离新山大约110公里,由于靠近南北大道收费站,近年来,这里的工业发展也逐渐蓬勃起来。世易时移,昔日历史洪流中的点点滴滴,只能从老一辈村民口述故事,回溯那段风雨路。65岁的锺亚苟是道地的新邦令金人,他的祖父早年因中国战乱而南来谋生,最后在新邦令金落脚,当过苦力、垦殖开芭的工作,更在实施紧急法令时期迁入英殖民政府建设的新村,亦曾面对马共份子的威胁。“马共除了控制大部份的职工会,发动一连串反殖民政治的工潮,还攻击园坵的英籍管理层。”锺亚苟忆述,当年的新邦令金处处是茂密森林区,为免遭受马共份子的侵袭,英殖民政府派出军用坦克车巡逻园坵或芭地,巡视的交通工具也不是简单的脚车或普通摩多,而是多功能的军用摩多。租直升机从上空抛薪水由于实施了戒严令,园坵地区都围上重重铁栅,进出者都得经过严格检查。一些园坵主管还聘用印度或锡克、库克兵,以保障园坵、工人和职员的安全。“我更听说园坵的英籍管理层为了安全起见,租用了直升机,把员工薪水从上空抛下,员工则在地面接收。”当时街上发生过烧车事件,居民平日出门,难免提心吊胆。进入五六十年代,标榜左翼的“劳工党”在半岛崛起,前后在大马政坛活跃近22年,最终于1972年被吊销执照而消失政坛。柔佛州当年是劳工党的强区,通过议会选举,劳工党赢得居銮市议会及13个地方议会执政权,新邦令金便是其中一区。锺亚苟说,劳工党的斗争纲领包括五一劳动节是公共假日,工人必须休息,一些党员还挂起与中国国旗同色系的红布,禁止工人开工。“当年的劳工党很活跃,职公会也很兴盛,写大字报、罢工浪潮都是声势浩大,在社会改革运动上,劳工党扮演了积极角色。”早期是死气沉沉“牛仔城”早期的新邦令金可说是个死气沉沉的“牛仔城”,基建设施非常贫乏。这里能从丛林地带发展到今时基建设施周全的市镇,与先辈披荆斩棘、辛劳耕耘的成果不无关係。他们在坎坷的日子克服艰苦的环境,建立家园,逐渐提升生活素质。锺亚苟说,祖父当年坐船远渡重洋南来时,生命分分钟难保。为求平安及慰藉心灵,祖父上船时揹着一幅观音像,总算平安抵达马来半岛。当年,大多数村民干的是树胶园或园坵的开芭工作。他的祖父来到新邦令金后,住过芭地也住过亚答屋。“我祖父过后在50年代取得执照,就在观音庙担任住持。1973年,我从祖父手中接过管理庙宇的事务,一直到现在。”锺亚苟所说的观音庙,据称于40年代便已存在,屈指一算,应该是新邦令金最古老的传统华人庙宇了。50年代“戏院街”最热闹新邦令金的亚依淡大路旁在50至70年代是当地最热闹的街道,因为唯一的电影院坐落那里,因此也被村民称为“戏院街”。锺亚苟说,他年轻时最常“泡”的地方,便是电影院了,他最爱就是香港出品打着“邵氏出品,必属佳片”口号的武打动作片了。当年聚居在戏院街的居民,以客家人佔多数,他们经营的行业有杂货店、药材店和服装店等。据锺亚苟了解,戏院街在40年代建设的板屋有20多间,店屋则有十多间。不过,这些古老店屋和住所如今已变得残旧不堪,有些更成为外劳居住场所。栽种926品种玉蜀黍外销今日的新邦令金除了拥有逾万亩的黄梨园,还有苍翠密集的油棕、橡胶、玉蜀黍、蔬菜花果种植景观。这里的垦殖民早年都是依附在大园主的园地工作赚取生计。80年代左右,他们成功向政府申请到周边的土地拥有权而成为合法的小园主。68岁的小园主林顺国年轻时跟随叔叔,从北干那那移居至新邦令金的芭地工作,一天工资为2令吉80仙。后来,他分阶段买下园地栽种玉蜀黍,白手兴家。随着年纪老大,他已把业务交由孩子打理,但平时仍不时到园地走走看看。“以前的生活虽然辛苦,但用心努力去做的话,还是可以找到出路。”林顺国的园地主要栽种926品种的玉蜀黍,这类品种的玉米大而甜,产品也外销至国外。“当年我在园地工作和居住,遇见过马共份子,对方也只是向我讨取食物,没有为难我。”扣留营是地标式建筑说到新邦令金扣留营是令人耳熟能详的地标式建筑。数年前在隆雪名气响噹噹的人物高崝添曾被扣押在此,令这个扣留营一度成为媒体轮守、争抢第一线新闻的“兵家相争之地”。高崝添经营的生意多样化,业务遍布全马,他最大手笔的投资是于2002年10月在隆市中心耗资6000万令吉兴建“天上人间”卡拉OK夜总会,被形容为国内最奢华的销金窝。,警方以高崝添涉及多项刑事罪名而扣捕他。同年5月26日,国内安全部援引紧急法令,把高崝添送往新邦令金扣留营改造两年。不过,他于2005年10月获得联邦法院在新山以口头裁决批准人身保护令。各媒体在新邦令金扣留营驻守了逾一週后,他于10月29日下午1点半乘坐扣留营的车子出营,但他踏出门口不到10分钟,即遭营外守候的十几名警员重新逮捕。这回,高崝添被扣留在武吉阿曼警察总部57小时后,于10月31日傍晚获得警方无条件释放。小镇有60多个住宅区新邦令金屋业发展蓬勃,不少是园主开发本身的土地建了房屋出售。儘管仅有数十间屋子,当地人也视之为住宅区,因此,新邦令金的住宅区有60多个,端本小学则是当地另一所华文小学。当地的民间社团组织众多,有乐龄中心、福利体育会、民众会堂、小园主公会、农业公会、太极学会、德教会、佛学会、华人义山理事会等。这里的乐龄人士平日喜爱参与土风舞、太极或气功等活动,打发闲暇时间,也趁机活动活动筋骨。由于许多年轻人都往新加坡工作,因此这里平常的日子较为平静,直到过年过节,返乡的游子才为清静已久的新邦令金增添热闹。不过,虽然新邦令金的设施有所提升,但仍然缺乏消拯局和专科综合医院。当地居民透露,目前他们最迫切期盼的,就是当局能在此处设立消拯局和专科综合医院。20多年来,当地一旦发生火灾,必须等待8公里外的令金消拯局前来救援。除了消拯局,新邦令金也缺乏专科医院,平日居民若有需要,必须舟车劳碌到居銮、新山或峇株巴辖求医,非常不方便。陆洲园犹如迷你社区位于新邦令金的陆洲园已有逾50年历史,是当地规模宏大的黄梨园以及其他作物栽种地。陆洲园内还设有小学、商店、宗教场所、员工宿舍、办公室等,犹如一个迷你型社区。陆洲园的南马学校是园坵内唯一的华小,拥有154名学生。早年在陆洲园工作的员工,孩子都是送到这间小学唸书,有的三代人皆是校友,有者虽已搬离陆洲园,但故情难捨,仍把下一代送到这间华小就读。早年就读南马学校的学生人数,在高峰期多达2000余名,读书风气浓厚,学业成绩亦标青,可谓居銮县的名校。校友中不乏博士、银行家、医生、议员等,是培育人才的“摇篮”。从未想过到大城市闯蕩从新邦令金的大街路口前往陆洲园,距离约4公里。那里有一间叫“芳园”的咖啡店,从陆洲园设立开始便一直营业至今。陈旧传统的招牌告诉我们这家咖啡店的年岁已不小。週末假日,识途老马或住在大街的村民会特地到咖啡店,喝上一杯传统海南咖啡和吃上两件烤麵包。芳园第二代接班人王绥寰(52岁)说,他自小在陆洲园长大,年轻时向父亲学习泡咖啡烤麵包的功夫,后来父亲年迈,他自然而然就接手咖啡店生意。王绥寰喜欢宁静的生活,因此从未有过要离开陆洲园,或到大城市闯蕩的念头。“城市太过热闹,不适合我。我把孩子养大,让他们受教育,算是尽了责任。”王绥寰的4个孩子都是大学生,看见孩子成才,他心内自有无限的满足感。/副刊‧报导:李桂萍‧2009.09.05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