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I吃生活 >你吃河蚬,牠吃你的税金 >

你吃河蚬,牠吃你的税金

栏目:I吃生活 | 来源:http://www.sb650.com | 时间:2020-06-18

你吃河蚬,牠吃你的税金

普罗科普维奇是乌克兰人,大学时念地质学系。一九四一年,德军入侵乌克兰,他加入军队,看到同袍惨重的伤亡。二次大战后,乌克兰又被俄国併吞。普罗科普维奇与家人避居海外,一九五○年,他们到了美国。他先做杂货店的店员,又做了几份临时性的工作。直到一九五八年,垦务局招募人员,他去应徵,才有正式的工作。

美国加州北部的水多,中南部的水少,但是工业、农业与大都市都在中南部。一九三三年,联邦政府开始进行北水南送的工程,建造几座很大的水库蓄水,与长一千一百二十九公里的输水圳路,直到一九六○年才完工。完工后,垦务局负责维护。普罗科普维奇的职位不高,专责水路巡视。主要的工作内容是量测水路的淤积,这是一份低层的工作,但是他认真、踏实的做,没想到有了惊人的发现──这项大型的工程建造,竟然成为外来种生物入侵的管道。


图说:加州灌溉水路成为河蚬入侵的管道。

他带着水底採泥器到现场採样。当时的水路流速湍急,他要採集湍流下的泥沙非常不容易,以前做这份工作的人就随便做,採多少算多少。但是他耐心的改良水底採泥器,让採上来的底泥不会掉落,直到採集到所有的底泥。而后他发现一个前所未见的现象,底泥中竟然含有大量的亚洲河蚬。这些河蚬密集生长,一平方公尺的水底可以生长一万至两万只。一九六二年他发表这项结果,认为生长在水底的河蚬会黏住底部,增加水流的阻力。

河蚬原生长在台湾、越南、中国南方,经常栖息在水底,分布在淡水区域至感潮滩地,属于一年生的动物,产卵很多,只能活在乾净的水中。河蚬含有丰富的营养分,经常成为桌上的佳餚之一。在亚洲,没有人视其为令人困扰的物种。

二十世纪初期,亚洲的移民将河蚬带到美国加州,可能有人养殖来吃。一九三五年,有人发现在加州沙加缅度河有若干河蚬,数量不多,分布範围狭窄,所以并没有引起太多关注。

可是普罗科普维奇在水路底部却发现从未看过的大量河蚬,这是河蚬大量生长的现象。冬天时,水路停止输水,他到水边想清除河蚬,才发现河蚬紧黏在水路侧边或是水门上,非常难清除。一九六四年,他写道:「我们对这些河蚬完全不了解,这幺大量生长在水路里,将会有什幺影响也不清楚。很多人认为这只是水路管理上的小麻烦,用机械动力可以去除。但是无论我用什幺方法,都无法将这幺多的生物清除乾净。即使清除了许多,剩下的河蚬还是会继续繁殖,这个问题将会一直产生,难以彻底解决。」

他又继续观察这现象,写道:「原来亚洲河蚬比美国河蚬更适合栖息在混凝土的水路,牠们比较耐热,在强劲的水流处,会躲入较深的底泥中。这代表工程建造物所产生的水域,竟有筛选生物品种的效果。亚洲种占了优势,将取代美国原生种河蚬。」其实调查泥沙才是他的工作,研究河蚬是个意外,可是他无法忽视这样的大发现。

一九六六年,他沿着输水系统扩大调查区域,发现亚洲河蚬已经藉由水路散布到加州中、南部的河川、池塘,甚至在感潮地带氾滥成灾,以致原本在海滩的蚬类也逐渐被其取代。他写道:「人口增加、都市发展、工业製造,都需要用水。水资源政策在大量需求的压力下,政府很容易骤下决定,建造大型的工程来满足所需。在工程技术上,输水并不困难。困难的是,事先并未考虑到大型建设让外来生物入侵所带来的影响。」

他又写道:「国家的工程建设,应该朝向人的需求与环境保护互相协调,这需要事先仔细的调查与规画。若仓促决定执行,未知的问题将接踵发生。工程案不该加速通过,而需思考潜在的问题,以免未知物种入侵。」

这个发现后来引发「环境危机的觉醒」,促成一九六九年美国订下《国家环境政策法》,要求工程进行前要通过「环境影响评估」,减少工程对环境负面的影响,帮助国家决策者预先有危机意识,以做正确的决定。

法令虽然通过了,可是河蚬的分布範围仍持续扩大。一九七○年,亚洲河蚬已经袭捲美国南部诸州。一九八○年,美国百分之九十的河口都出现亚洲河蚬过多的问题。热带地区的生物,竟然成为温带地区的困扰,这是众人都意想不到的。尤其在较寒冷的水域,发电厂与核电厂排出来的水温较高,让亚洲河蚬在冷水区找到新的热点,亿万只在排水管口群聚生长,阻碍排水,造成危险,强迫美国发电厂每年必须关厂一段时期,派员下水清理。

一九六六年之后,普罗科普维奇没有持续追蹤河蚬,他回归本业,探讨水路经过山脚时,漏水可能导致山坡滑动;地下水管破裂,可能造成地面陷落的危害;地下水超抽,导致地盘下陷等问题。他将地质与工程的问题连结在一起,使地质条件成为环境影响评估的重要因子。

一九八○年代,核电厂设置的场址的安全评估,成为全球工程安全最具争议性的问题。普罗科普维奇写道:「核电厂的选址,不能位于地质断层带与地滑区,是所有工程中最首要的安全要求。无论人类的经济发展多幺渴求丰沛的发电量,地质条件是首要的考虑。人类的需求与必要之间,要有道切割线。在哪里切割,是核电发展与工程安全之间,难解的问题。」

一九九○年,发现亚洲河蚬夹带的细菌也入侵美国的水域,造成水生物感染传染病;二○○○年代,发现亚洲河蚬入侵近海的生态保护区,即使派人清除也清理不完;二○一○年代,河蚬仍在阻塞美国的发电厂与核电厂的排水口,而且扩散到英国、德国……。

普罗科普维奇的研究资料如今珍藏在加州大学的图书馆内,见证他所说的:「人类太依赖科技,以为科技可以解决许多的问题,却忽略了科技也会製造问题,而且是更多、更多的问题。」

上一篇:
下一篇: